平凉日报数字报
   
 2019年03月18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2版:综合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李保处:牛还可以这样养

  
  □本报记者 李玉成 陈斌

  在崇信县锦屏镇野鹊村,有一个年轻人他叫李保处,名气可不小,提起他,村子周围的人都知道。
  李保处年龄不大,今年刚满40岁,但已是村民眼里的大老板、致富能人。他在村里盖起了小洋楼,还掏4万多元买了一个拖拉机,当他开着拖拉机在野鹊村废弃的窑洞养牛时,村民们打心眼里认为这个人不简单。
  事实上,李保处也不是个简单的农民。初中毕业,不到20岁的他就出外闯荡,兰州、西安、银川,还有新疆的不少地方,建筑工地、煤矿,他都干过,“力没有少出,但挣的钱不多。”李保处说。
  打了十多年工,2011年过罢年的时候,李保处再也不想出外打工了。“不知道明天干什么活,到底能不能挣来钱?”这是李保处对打工生涯的总结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李保处越来越厌倦了在外漂泊的日子,“再说3个孩子陆陆续续都要上学了,花费大,靠打工是翻不了身的。”
  李保处看中了野鹊村附近的一座荒山,在野鹊村的背面,村民们叫阳屲山,以前是村子里十多户人家居住的地方,如今还保留着已经搬出深山之后废弃的十几孔窑洞。在窑洞朝南的地方,放眼望去,周围虽说是荒山,但有近千亩的草场,其中还有480亩的弃耕地和撂荒地。李保处和村里协商,筹资25万元,将这座荒山承包了下来,他不但要利用弃耕地和撂荒地种饲料,还要利用村民废弃的窑洞养牛。       (下转第2版)  
  “第一年,没有经验,失败了。”李保处说:“当时养了150只羊,近一半就死了,牛养得少,只有五六头。”
  到了第二年,李保处扩大了养牛的规模,他发现还是养牛保险,他要充分利用这里的条件,草场大,牛棚几乎就没有投入,在李保处看来养牛最大的投入就是饲料和牛棚,而这两项他却投入最少。
  于是,李保处决心以养牛为主攻方向,不断加大投入,养牛数量由最初的五六头逐年增加,发展到现在的50头。
  3月6日下午,在蒙蒙细雨中,记者沿着弯曲的盘山路,来到野鹊村,走进阳屲山,找到了穿着雨鞋在窑洞里清理牛粪的李保处。在附近处他居住的窑洞前,我们随便找了个木凳坐下,和李保处聊天,和他一同搭伙养牛的他的表哥王德强不时插话,讲述李保处的创业过程。经过多年的打拼,现在的李保处在村民眼里已是大老板,不仅有一栋花费30多万元修建的小洋楼,还有50头牛、150只羊。
  承包荒山,窑洞养牛,李保处坦言政府部门也支持不小,发放养牛补贴,派技术人员定期搞防疫。在这座几乎与世隔绝的荒山里,他们除了搞养殖,还种着不少的庄稼,我们问他辛苦吗?李保处说:“身体很辛苦,每天在这里除了干活还是干活,也消停不下来,但心里是轻松的,因为这样的日子是踏实的,有指望的。”
  谁说不是呢?李保处依靠在深山养牛放羊,凭借自己的努力奋斗,供孩子念书,盖起了洋楼,家底越来越厚实了。
  说话间,我们发现了一副不是很大的担架,李保处说那是抬牛犊用的,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,比如冬天,牛犊出生到外面,他们就用担架抬回来;如果是夏天,就不用管,三两天之后,找到母牛,牛犊已经能走了。
  在李保处貌似轻松的讲述中,我们才知晓,原来牛也可以这样养:不用时时操心添加草料,大多时候牛自个儿就解决了吃喝问题。到了下午,因为“晚餐”是饲料,牛要享用这顿主人提供的美餐,几乎在同一时间就自动“回家”了。
  在野鹊村,人人都知道李保处是另类牛倌,一传十十传百,外面的客商找到了李保处,要和李保处合作,收购他的牛。这正应了那句老话:酒好不怕巷子深!李保处的牛不愁卖不上好价钱,因为他的牛是散养的,牛肉的品质也好。
  谈起新年的打算,李保处告诉我们,附近的山头随着农田改土项目的实施,也新修了产业路,打通了他和外界联系的瓶颈。“现在出进方便多了,我打算再购买些基础母牛,扩大养殖规模,利用这里的资源优势,吸纳更多的合伙人,带动乡亲们脱贫致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