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
A-
旧数字报

01版:要闻

02版:综合

03版:综合

04版:聚焦

返回 2021年09月14日

只为心中那一抹绿

——记泾川县官山林场场长史再军

平凉日报      2021年09月14日     
  
  □本报记者 吕娅莉

  省林校、县种苗管理站、县林业局林政资源站、官山林场,一个个踏实的脚印清晰地勾勒出了史再军职业生涯的“绿色”轨迹。从业29年,史再军与“绿色”结缘,与“林木”相伴,把满腔热情倾注在了泾川的崇山峻岭间、挥洒在颗颗苗木上,使荒沟秃岭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,让往日缺水断电不通路的破败林区变成泾川县生态林业建设的典范,他本人也于2018年获全省林业行业最高奖——“甘肃绿化奖章”。
  位于泾川南塬的官山在上世纪70年代前,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荒山,住在附近的村民十年九旱,广种薄收,生活困难。“要想改变环境,只有种草种树”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县上开始号召造林绿化,史再军1992年从甘肃省林业学校毕业后,就被分配到泾川县种苗管理站,开展林木品种选育、引种管理、林木良种的示范、推广。不计其数的苗木经他推广,在泾川的黄土地上栽植挺立,官山这座“秃山”也自此开始摆脱尴尬,渐渐有了本该属于它的绿色。
  然而,越来越浓厚的绿荫还是无法掩盖林场基础设施落后的现实:吃水靠机拉驴驮,没有一条水泥或柏油罩面的道路,仅有一条线路,电压还不稳,经常要用煤油灯应急照明。没有电话,通讯靠人工送信。住宿条件简陋,有一部分职工还住在土窑洞里……此外,2000年之前,官山林场被定性为木材生产企业,自收自支,职工工资全靠伐木出售赚钱维持。2011年天保二期工程实施后,木材停伐,林场纳入县级财政差额补贴,但补贴比例很低,林场发展举步维艰,职工怨声载道。
  第一缕吹进大山的春风,是2016年省委、省政府印发的《甘肃省国有林场改革实施方案》。此时,史再军调任官山林场场长,他知道,机会来了。他连夜撰写改革报告,多方征求意见,多次召开职代会,明确表示“改革不是小事,不能为改革而改革,要符合林场和职工的利益,要抓准林场的发展方向,把生态建设放在首位”。由此,林场改革有了明确方向。
  经过多方争取,2018年,泾川县国有林场改革政策正式落地生根,原本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的林场迎来了新机。林场性质由木材采伐企业转变为公益林事业单位;林场职责变“伐木”为“护林”,正式开启了“木头经济”向“生态经济”转型升级之路;林场职工收入从财政差额补贴变为了财政全额供给,彻底解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。此外,接通了互联网,安装了电话,彻底改造了自来水管网,整修了电网、林区道路,修建防火通道、森林管护站,改造维修了场部办公楼、院墙和职工宿舍等……还新建完善了《林场决策议事制度》等一整套规章制度,彻底解决了林场过去管理混乱、一盘散沙的局面,走上正规化道路。
  如今,站在官山林场山塬边,举目所及皆为绿色,官山林场已成为周边市县森林旅游的热门之地,游客接踵而至。多年来,通过人工造林、封山育林、森林抚育、退化林分改造等各项措施,林场森林资源总量持续上升,森林质量和生态环境逐步好转,森林覆盖率达到86.75%,林场的社会和经济潜力愈发凸显。
  “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,我们做的这份工作子孙后代会感激,这座茫茫林海会记住!”这就是如今已步入知天命之年的史再军继续坚守的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