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
A-
旧数字报

01版:要闻

02版:综合

03版:综合

04版:国际国内

返回 2022年04月07日

比高价彩礼更可怕的是
人财两空

平凉日报      2022年04月07日     
  □本报记者 胥富春

  高价彩礼近年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,有人抨击,有人默许。而有人在支付了高价彩礼后,最终却是人财两空,为此懊悔不已。

懵懂少年迅速成婚,父母花费巨大

  小A,男,2000年7月出生,崆峒区柳湖镇人。2019年5月去西安打工,7月回平凉探亲期间,与一名2004年出生的姑娘小B相识,她是崆峒区四十里铺镇人。
  俩人相处几次,互有好感。过了几天,小A在返回西安时,小B随其一同前往,之后俩人一起在西安生活。2019年10月,小A向父母说明了俩人情况,表示自己在谈恋爱。父母知道后明确表示:年龄尚小,加上家庭经济困难,暂不要考虑婚姻大事,先好好干工作,等过几年再说。而小A当时一心要与小B成婚。
  因小A的想法得不到父母支持,他辞去西安工作,返回平凉,与小B一起住在了她四十里铺镇的家中。
  到11月,小B母亲通知小A父母:因小B已怀孕,希望尽快为两个孩子操办婚事,并通过手机发来了一张模糊不清的医院检查单据。小A父母迫于无奈,于12月初同小B父母坐在一起商议婚事。最后决定,男方向女方付彩礼16万元,购买黄金耳饰1对、黄金项链1对、和田玉手链1条,黄金手镯1个、黄金戒指1枚,以上“五金”购买价格合计3.795万元。2019年12月27日,小A迎娶小B,在小A农村家中举办了传统婚礼。因当时俩人均不到法定结婚年龄,所以并未领取结婚证。从说起这门婚事到举办婚礼,男方又付给女方婚纱照相费用1.2万元,买衣服费用1万元,改口费6600元,压箱钱4000元。不计零星礼品礼金,大额花费总计达23.055万元。
  2020年2月初的一天,小B身体不适,小A母亲陪她一起去医院检查,得知情况后的小B家人极力反对,打电话坚决阻拦,未果后提前赶至医院门口,待她俩下车后直接带走了小B。2月6日,因小B感冒又去医院,小A母亲没让她向父母说去医院的事,在看感冒的同时检查了一下孕情,结果显示,小B并未怀孕,这让小A父母深感意外,不知所以。

婚姻失败,法院判决返还彩礼

  回家后小B待了没几天就被其父母接走,回娘家居住,父母的说法是附近有个医生最会看她的病。此后,小A多次前往探望,叫其回家,双方言语不合,无法谈拢,小B拒不回家。
  半年努力无果后,2020年8月31日,小A父亲找到甘肃璞义律师事务所,打算起诉:既然叫不回人,那就退还彩礼等财物吧。
  胡森轩律师接案后,首先核对被告身份,费了很大工夫才搞清楚,小B多年前随母亲到外省另行组建家庭,母女俩的户口也迁到了外省。在那边居住几年后,母女俩与继父三人一同回到四十里铺镇居住,户口并未迁回,他们在这儿住的房子是租来的。
  9月4日,小A和父亲作为原告向崆峒区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小B和其父母共同作为被告返还彩礼16万元及首饰“五金”实物。
  2020年10月20日,法院开庭审理,后下达判决:被告返还原告彩礼15万元,首饰中的“五金”返还除戒指之外的“四金”。
  2021年1月4日,被告上诉,请求只返还彩礼12万元,并要求原告返还嫁妆电视机等价值2万元的物品。
  2021年3月9日,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后下达调解书:因首饰“五金”小B家自称丢失无法返还,和嫁妆等物品折价相抵后,小B家返还小A家彩礼及首饰折价款16万元。3月24日前付4万元,6月9日前一次性付清尾款。
  后小B继父又向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,以其并非小B家庭成员为由,不承担共同被告相应责任。原来,小B母亲和继父虽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多年,但未领结婚证。而在商定小A、小B婚事、交接财物过程中,小B继父都是以父亲名义参加的,法院在一审、二审时,小B继父也未对其身份提出异议,据此法院裁定驳回其再审请求。
  小B继父又向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监督申请,市人民检察院核查后不予支持。

执行难,债台高筑为哪般!

  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调解书约定的还款时间到期后,小B家分文未还。于是小A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经法院查询,小B继父名下有一辆越野车,再无其他财产,小B母女名下无财产。2021年10月,法院发现小B继父名下银行卡有余额近1.1万元,划扣后转交小A父亲,其余款项至今无法执行。小B继父名下那辆车被司法查封后,因疫情影响等诸多因素,小A父亲多次催促法院仍无法进入司法拍卖程序。
  小A父亲说,他的父亲早逝,母亲现年73岁,因患脑梗死卧床多年,大小便失禁,长期需要人照顾;2020年3月,妻子打工时从脚手架上跌落,造成右髋骨挫伤,丧失部分劳动能力。他有两个女儿和这一个儿子,长女已嫁到省外某地,次女尚在大学读书,每年花费不少。为了儿子的这门婚事,他的花费除账目明确的23万多元外,还有婚礼酒席45桌,加上买家具、平日往来钱物、亲属向小B赠与,总额怎么说也在30万元以上,而这其中的15万元是从5个亲戚家借来的。
  小A父亲是一名老实本分的农民,靠在建筑工地打小工贴补家用,有活干时每天能挣150元上下,没活干时也就没有收入,一年下来除去日常开销攒不了几个钱。前段时间,一个侄子结婚,因借了他们家3万元两年多时间无力偿还,他羞愧得没好意思去参加婚礼。
  胡森轩律师对这起案件也是感慨万分。他自2019年执业以来,专注于婚姻家事领域纠纷处理,通过诉讼及非诉讼法律手段,为当事人解决了诸多家事纠纷。但这起案件,官司虽然赢了,理论上挽回了当事人的部分损失,但因执行到位资金十分有限,让他也深感无奈。他建议,男女双方谈婚论嫁时,要对对方多加了解,不要因一时感情冲动疏于了解而酿成无法挽回的损失。